一世书城 其他小说 夏已晚 第七章:一直用自己的方式暗自喜欢你
    放假了,夏晚依旧和任科一起回家,她和任科慢慢也成了朋友,他是个很内向的男孩,从来不多说什么,总是默默帮着夏晚,他个子不高,瘦瘦弱弱的,皮肤总是苍白的,但就是这样一个男孩总是抢着帮她拿东西。
    放假这天两人又一起坐上了公交车,这次车里人并不多他们坐在一起,夏晚想听听歌就跟他拿了耳机和mp3,突然他却说了话:“夏晚,我感觉你和家人关系特别好。”
    夏晚收起了耳机。
    “是的,我们家就是热热闹闹的。”
    “其实我每次都不想回家。”他低着头说。
    “你怎么了任科。”夏晚感觉有点不对劲。
    “我家除了我爷爷奶奶真心对我好,其他人真的没人把我当回事。”
    “怎么会?”
    “哼!怎么不会。”他冷笑了一下。
    “我爸妈除了关心我妹,就算我死了他们都知道。”
    “你是不是想多了?”夏晚心里猛地一抽。
    “你爸妈会在你一个月都不回家的情况下问都不问你一下吗?会在你打电话时话都不说就挂电话吗?不是一次,是每次。”
    夏晚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要不是舍不得我爷我奶早就去死了。”
    “你真的不要这样想。”夏晚声音很小。
    “十一回去我爸妈一次都没有叫我吃饭,我一直住在爷爷奶奶家的。”
    “也许他们比较忙。”
    “我知道的他们有空打麻将,有空陪我妹逛街,没空叫我吃饭。”
    “你知道吗,差一点十一的时候我就死了,我吃了十几颗安眠药,睡了三天,我爷奶都吓哭了,我爸妈连知道都不知道。”
    “啊!任科,你不能这样,你想你爷爷奶奶该多难过。”
    “也算死过一次了,不会再犯傻了。”
    “赵莹你知道吗,也是我们老乡?” 夏晚和她见过几次也只是彼此点点头的程度,那女孩很文静戴着厚厚的眼镜片。
    “嗯!”
    “她对我很好,可是我一直对她比较冷淡,我感觉我不适合跟人在一起,会害了人。”
    夏晚也不知道怎么接他话。
    没想到这个男孩是这么的脆弱又悲哀。
    “你别多想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也许吧!”
    这一路夏晚心里乱七八糟的。
    终于到家了,夏晚忍不住跟妈妈说了任科的事,没想到老妈竟然知道这些事。
    “他前面还有个哥哥比他大一岁多,他哥哥四岁时,他两岁多她妈妈抱养了亲戚家的女孩就是他妹妹,把他和哥哥扔给了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带两个带不过来了,就把大一点的哥哥托付给了他们的小姑去带,结果小姑带哥哥去田里打农药,哥哥捡了农药的瓶子放嘴里了,那时候人也愚昧不说去医院,非说什么鬼上身什么的找的乱七八糟的人这个那个的,结果就耽误了。”
    “这样啊,不过他们不应该对任科更好吗?”
    “照理说是的,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把抱来的女儿当宝贝,任科一直是爷爷奶奶带大的。”
    夏晚也说不清心里的滋味,只为任科感到悲哀难过。
    她回到房间,书架上醒目的地方放着那个杯子,杯子里已经放了不少的千纸鹤和小星星,每一个都被写进了夏晚少女的心事。
    她拿起笔一张小彩纸,写了起来:亲爱的人,愿你今夜好梦,梦里一定要有我!
    寒假很短,夏晚就一直陪着家人,没有去城里,没有打出一个也没有接到一个电话。
    除夕又来了!
    吃过年夜饭夏晚和妹妹来到房顶看烟花,小镇里几乎每家人都会燃放烟花,那烟花如此灿烂,只是那瞬间的灿烂过后注定是无尽的寂寞。:,夏晚的心里瞬间又升腾起了一股难以言状的情愫,妹妹被伙伴叫去玩了,只剩她一人暗自神伤。
    “夏晚,快下来,你的电话。”妈妈在院子里喊道。
    夏晚的心情突然又明朗起来。
    噔噔噔跑下去了。
    “喂!”
    “新年快乐哦吼”是耿旭阳。
    “新年快乐!”夏晚心里满是失落。
    “怎么,不希望是我啊。”
    “我哪有。”
    “不过,你怎么没有来找我们玩。”
    “年前没啥时间,我看看年后吧!”
    “你看你好不容易给你打个电话也不问候我一下。”
    “那好吧,你最近怎么样?”
    “你也太敷衍了吧,好了不逗你了,你最想的人要跟你说话。”
    “丫头,新年快乐!”夏晚呆住了,真的是他的声音。
    “新年快乐。”
    “想我没?”
    “夏苏阳你真肉麻!”王凯的声音。
    夏晚又红了脸。
    “你怎样最近?”夏晚问。
    “老样子吧!”
    “过年后你来吧!”
    “我有空会去的。”
    “好!等你!”
    “挂了吧,又不是见不到了。”又是王凯。
    “那再见!”
    “拜拜。”
    这个王凯真是的,夏晚好想多听听他的声音。
    不过足够了,他的声音足够支撑起她一整个冬天的思念了。
    和爸妈一起看春晚,老妈又是看一半就睡着了,能一家人挤在一张床上也只有今晚了,夏晚心想。
    不一会老爸也睡着了。夏晚悄悄关了电视回到了房间。
    今年的最后一篇日记就写下最美好的愿望吧。
    大年初一夏晚和妹妹一起去爬了山,在路上竟然碰到了赵莹。
    “你好。你们也来爬山啊?”那女孩打了招呼。
    “嗯嗯,你自己吗?”
    “嗯”
    “那一起吧!”反正也追不上妹妹。
    “你和任科挺熟的。”她直截了当。
    “就是经常一起上下学。”
    “哦。”
    “他提起过你。”
    “真的啊!”女孩满是惊喜。
    “是的。”
    “他怎么说我的?”
    夏晚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
    “就说你很好啊!”
    “哦!”女孩有些失落。
    “不过,他比较内向,不善于表达,也许你可以……”
    “我知道了,谢谢你!”女孩笑了。
    初二以后就是走亲戚,不过是些无聊的来往。夏晚多少想去城里见一见想见的那个人啊。
    初五,老妈接到舅舅电话,姥爷生病了。
    于是老妈老爸慌慌张张去了姥爷家送他去了医院。
    夏晚要在家招呼客人,还要去医院看姥爷,就不再想去城里的事了。
    好在姥爷的病没什么大碍也很快出院了。
    转眼就要开学了。
    这天任科竟然和赵莹一起来叫她上学了,不过一路上任科并没有过多的话。
    快到学校时,夏晚突然想自己下来走走,就跟他俩打了声招呼提前下了车。
    路上很多同学,镇上原来也有这么多精品店,只是离学校还有点距离。她来到一个小店,店里正放着庞龙的两只蝴蝶,很多精美的饰品看的她有些眼花缭乱,忽然她看到一个音乐盒,上面一个王子和公主正翩翩起舞,瞬间她就动心了。
    二十五元,真的不是一个小数目对她来说,她买了它,叫店主包了精美的纸。
    如果今天能碰到他就送给他,碰不到就自己留着。
    她出了门往学校走去,快到学校了忽然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杨夏晚”是他,真的是他。
    不过他怎么不叫她丫头了呢?
    她回头,他身边还有一个人,是一张她没见过的脸。
    “你好。”她回了一句就往前走了。
    “你走这么快干什么?一起走啊!”他追了上来。
    她没说话。
    “苏阳,这是你同学吧!”那女孩说话了。
    “是我高一同桌。”
    夏晚对她笑了笑。他们一起进了校园。
    没有说再看。
    夏晚来到宿舍,掏出那个音乐盒,心里很失落,如果他是一个人一定给了他了,可是,为什么他女生缘这么的好,她看着音乐盒发起了呆。
    “亲爱的,好想你。”小米来了。
    “我也想你。”
    “我们去报道吧。”
    夏晚心里又难过了一些,这次她没有再免费了,她考了第十名。
    小米像是看出了她的心事。
    “亲爱的没事的,你边学美术边上课已经很好了。”
    她知道小米在安慰她,小米成绩直线上升已经跑到第八名了。
    “亲爱的,你进步很大,继续努力。”两个女孩相互鼓励。
    虽然学费不多但是对女孩们来说还是会影响她们脆弱的心情的。
    马上高三了大家都更加紧张起来,每天晚自习后在路灯下学习的人比比皆是。夏晚也不敢马虎,晚自习还是学美术,晚自习下课后也在路灯下看半小时书。
    这天晚自习结束后画室里只剩她自己还在练习,估计也快熄灯了,正在这时候夏苏阳推门进来了。
    “丫头,还在画?”
    “嗯。”她故作镇定。
    “我去小卖部看到有一封你的信,还是南京军区来了的呢?”
    “哦!”她心里想不会是薛洋洋吧。
    她接过了信,果然是他。
    “就是我们班一个同学去当兵了,估计给很多同学都写了。”她连忙解释道,同时又极后悔,自己没必要跟他解释啊!
    “不是你男朋友吧!”
    “去你的,我没有男朋友。”
    “哈哈,你看你这么紧张!”
    “我哪有?”
    俩人说话之间就熄灯了。
    “啊!”夏晚吓了一跳,突然眼前一黑的确挺吓人。
    “别怕!别怕!”他说道。
    “稍微站一会就能看到了。一会儿就能看到外面的路灯了。
    “走吧,该回去了。”夏晚说。
    “小心点,你们画室可真乱。”
    他拉起她的胳膊。
    出了画室门夏晚赶紧挣脱了他的手。
    “我还得去看会书,今天学的还没消化。”夏晚说。
    “走,我陪你。”夏晚也不在说什么。
    宿舍门口一排路灯下到处都是人。
    “走,跟我走。” 他说。
    “去哪里?”
    “跟我走就是了。”夏晚乖乖的跟在他身后。
    他穿一件宽松的蓝色运动服,肩膀宽宽的,不过还是有些瘦弱,他的头发抖擞的竖着,好久没见他了,她想要靠近一点闻闻那熟悉的味道,他却突然停下来了。
    “啊!” 夏晚撞到了他的背,原来她只到他的脖子。的确他有一米八多了,而自己只有一米六,但是夏晚却突然很喜欢这个高度。
    “你在想什么啊这么的入神。”
    “没有!”
    夏晚这才发现他们竟然来到教师宿舍旁边。
    “我和我表哥现在住在我舅办公室里。”办公室旁边的路灯的确格外的亮。
    “等我一下。”他跑进了办公室。
    不一会就出来了。
    “你坐这个。”他拿来了一个坐垫。
    “没事你坐吧!我坐书上就可以了。”阶梯上确实很凉。
    “坐下!”他把坐垫放在了阶梯上,用命令的口吻对她说。
    她坐了下来。
    那晚至于看了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跟他在一起怎么可能看的进去。
    他安静的坐着,只听到翻书的声音,他们也没再说什么,但是夏晚却开心的快要飞起来了,办公室里放着王力宏的龙的传人,夏晚好像一时间听的入了迷。
    “你也喜欢听这歌吗?”他说。
    “挺好听的。”
    “我p3里有,给你听几天吧!”他把p3放在了她腿上的书上面,没给她拒绝的机会。
    “那信你不看啊,还是想自己回去偷偷的看啊!”
    一时间夏晚都忘了这回事了。
    “没有”
    “我逗你的,哈哈。”
    夏晚合起了书。
    “我什么时候还你。”
    “你尽管听,我要时去找你。”
    “好。”
    “不过宿舍快熄灯了,我送你回去吧。”教师宿舍离女生宿舍有一点距离。
    “不用了,你快进去吧!”
    “那好吧,我看你走!”
    夏晚背起书包离开了,等她转过弯低头还能看到他那被路灯拉的长长的身影。
    回到宿舍小米还没回来,她赶紧洗漱后帮小米打了水,防止她回来后没水用。
    躲进被窝她打开了那封信。信里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问好,还问她的生日,也诉说了训练的苦,在最后还特意叮嘱她回信,并且再次询问她的生日。
    夏晚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给他回信,没有过多的话,只是希望他好好表现,好好训练,并且没有告诉他自己的生日。第二天偷偷去小卖部买了邮票寄了信。
    日子不疼不痒的过着,他经常晚自习后来画室看她,然后俩人一起去路灯下看书,这,甚至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如果哪天他没有来,她就像丢了魂似的胡思乱想,她也很苦恼现在的她自己。
    这天晚自习后他又来了,等她画完画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忽然有一个人推门往里面看了看。
    “苏阳,你还不回去休息在这干嘛?”一个中年妇女,不是赵浩的妈妈。
    “舅妈,我这就回去,过来看一下我同学。”
    “嗯,最好早点回去。”他舅妈上下打量了一下夏晚。
    那晚不欢而散。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自从那天后他很少再来画室找她,只是他的p3一直留在她这里,她能做的只有好好珍惜他放在她手里的东西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不再来找她了,甚至上课时还在想着这件事,想着他的脸,想着他的声音,想着他身上那清新的味道。她的成绩直线下滑,老崔找她了好几次,她自己也哭了好几次,并且很多次下定决心放下一切好好学习。可是她真的做得到吗?她的日记本里写满了他,她甚至不敢在自己的日记本里清楚明白的写下他的名字,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马上又要期末考试了,她不敢再堕落,她亲爱的小米已经考进前五名了,她甚至已经到十名之外了。
    她快被自己逼疯了,她不能去找他,她却又想经常看到他,哪怕只是看一眼亦或者只是听听他的声音也是可以的。。
    一个又一个晚自习后她都在画室里故意拖延,希望他能像以前一样推门进来,也曾悄悄的到他住的地方想看一眼他,可惜这个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看不见,时间久了她就真的以为他在故意的躲着她。
    这天中午她正在教室里发呆,突然有同学叫她说外面有人找,她走出教室门,是他。
    他还是往常的模样,递给她一个本子,叫她帮忙抄几篇文章,她接了过来,他没再说什么,笑了笑离开了。
    回到教室她打开了本子,本子里夹着一张纸条,上面是熟悉的字迹:丫头,好好学习,晚自习后画室我来取。
    就这几个字。
    她把纸条夹在日记本里,给他抄了那几篇文章。
    晚自习后他来画室取走了东西,她顺便把他的p3还给了他。
    这东西始终不是自己的。
    期间薛洋洋又给她写了几封信,都是他们班同学带回来的,她也应付着回了几封,有一天她决定不再跟他联系了,因为她感觉他对她真的有点什么,她必须把这一切结束掉,不能给自己带来烦恼,也不能给他带去一丝希望,从此她就再也没有给他回过信了,他甚至拖同学来询问她,可她始终是没有再回了。
    暑假了,她要去另外一个镇上的画室学画画了,没想到孟松子也去了。她们俩住在同一个宿舍,刚开始出了正常交往并没有过多的来往,这天夏晚和她们一起去餐厅吃了午饭等到回到宿舍才发现自己的包被翻了,她放在包里的一百块钱丢了,夏晚当时就哭了,那可是她一个月的生活费啊,没想到学校里还有小偷。
    她不想跟爸妈说,毕竟一百块钱也不是小数目了。好在口袋里还有五十块钱,可是这五十只够花半个月啊,就算她再省吃俭用也最多撑二十天,还有十天怎么办呢?这时孟松子过来拍拍她的肩膀说:“别难过了,大不了我们一起节省点还是够花的。”
    夏晚擦了擦眼泪,对她笑了笑,就是这种温暖,一瞬间就击中了人心。
    接下来他们一起吃饭,孟松子总是多买一些饭菜跟她一起吃,虽然她不好意思一直吃,但也是吃了不少她的了。两个女孩也慢慢好了起来了。
    期间李诗梦来了几次,带她们俩一起吃了饭,还去爬了山,还把p3留个她们俩画画时听。夏晚总感觉自己成了电灯泡,不过孟松子倒没有表现出什么来。
    “夏晚,你感觉李诗梦怎样?”
    “很好啊,又细心,又贴心。”
    “我有时感觉他很讨厌话特别多,有时又感觉他还可以。 ”
    “那就是他还可以!”
    “去你的,不说实话。”
    “我说的是实话啊!”
    一个暑假她们都在一起学画画,进步都非常大,她时常想他要是能像李诗梦一样来看她一次该多好,可也只能是想想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从签到开始  一品女修升仙录  从港综世界开始崛起  江湖从蜀山开始  夏已晚  旺夫小福妻  总裁改行当侦探  我的战场世界  敲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