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馆。
    ‘咯吱’
    随着钢铁铁箱的铁门打开,耳朵满是嗡鸣声的徐宁从里面钻了出来。
    “凸(艹皿艹),差点没了。”
    骂了一声后,徐宁先是把大铁箱收回。然后感受着那逐渐恢复的听觉,爆炸声枪声四起,很庆幸啊,“幸好没被震聋,真没想到里面回音这么大啊。早知道就贴点隔音棉了,差点完犊子了。”
    而就在他刚刚收回铁箱没两分钟,杰克和泰隆也跟着冲了进来,没理会躲在窗下的徐宁,径直的冲向了楼顶,估计是泰格一个人顶不住后面的火力了。
    徐宁看到这,也不再犹豫,半蹲在窗口,继续对着后面进来的暴徒射击了起来。
    可是当徐宁才开了几枪,一杆AK47的枪口就转向了他的位置。当一个人开枪之后,剩余的人似乎都得到了信号,一堆人就端着枪,也不瞄准,只是冲着窗户就开始开枪
    子弹穿过了窗户,把大厅里的工具打的叮叮当当的直响,火力压得徐宁直接趴到了地上,然后一脚踹翻后面的桌子,拉过来顶住了墙体给自己叠了一层外甲。
    刚刚弄好桌子,外面就传来了一声爆炸,枪声也随之停下。外面有人在叫喊什么,徐宁听不太清楚,但他听着外面至少有5.6个人在叫喊。
    耳机里也传来了声音:“他们尝到甜头了,接下来应该是基地。坦托,布恩回来,我们撤。”
    接着徐宁就看到了泰隆带着杰克两人从楼顶冲了下来,“莱昂,撤。”
    爬了起来的徐宁也不拖拉,跟着几人的身后就跑了出去。然而就在跑向院子车子那边的时候,泰格怀中的榴弹枪掉了下来,一直等着这里的徐宁弯腰捡起,都不耽误时间继续冲向车子。
    开车后,泰格端着枪看着车后的情况,“真激烈,我的榴弹枪掉了。”
    徐宁随手把枪扔到了他的脚下,“我捡了起来,别客气。”
    听到这的泰格和布恩几人,终于是露出了一点微笑,“莱昂,第一次上战场感觉怎么样。”
    “乱七八糟的,一群乌合之众。”
    虽然不太想这样说,但是这些暴徒带来的战争给徐宁的感觉,真的就是这样。
    哪怕自己是第一次端枪杀人,也是个半桶水的存在。但起码这几个星期也是跟着布恩学到了点东西,比起这些随意开枪的暴徒,算是一个小学在吐槽幼儿园的吧。
    “别大意了,战场最容易杀死人的永远不是精英,而是这些人。”
    身为教官的布恩听到徐宁的回答后,敲打了下他。
    点头,徐宁也不是傻子,说归说,该小心还是要小心的。
    “嘿,有人在跟着我们。”
    这个时候,一直看着后面的泰格提醒了一句。
    回头看了眼后面的徐宁,抿着嘴,看来接下来的基地守防站免不了了。果然,在泰隆甩掉了车后,布恩却没有任何的兴奋,“那是因为他们知道我们住哪。”
    车里的几人听到后也不反驳,因为他们也猜到了,心情也沉重了点。
    几分钟后,回到了基地的众人迅速的做起了防守准备。而徐宁则是直接坐到了门口,终于有时间回忆自己刚刚都做了些什么时候了。
    但是激烈的枪战下来后,徐宁根本想不起自己杀了几个人,死成什么样子的。虽然肠胃有点难受,可还是忍了下来。
    在里面房间的人被分配好了任务后,这0些人也是出来围住了徐宁,想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还没给徐宁说话的时间呢,布恩就找到了他,并给他扔了一顶满配夜视仪的Fast头盔和一柄枪,“SSG3000,我的备用枪,算是单发最准的了。教了你几个星期,今晚上检验一下成果吧。”
    接过这把黑色玻璃纤维枪托和冷锻碳钢枪管组成的‘美人’,“哇,之前我想玩的时候给钱你都不愿意给我,现在就直接给我用了啊。”
    “要不你用吧,我用我这把就可以了。”
    知道自己能力还不是很强的徐宁,不太敢拿这里唯一一个狙击手的装备。
    “说了是备用的,而且我们也需要你。”布恩说完后便转身离去,“跟上来,和我一起。”
    听到这里的徐宁知道自己拒绝不了了,于是对着还想知道点外面情况的众人耸耸肩,扔掉头上那个垃圾头盔,换上了Fast头盔,带着自己的两柄枪就跟上了布恩。
    而就在徐宁刚爬上屋顶的时候,外面的街道也跟着驶过了几辆汽车,然后基地里的一些本地人一看到也是跟着打开了大门离开了。看到这的坦托一下子直接就吼了起来,而徐宁则是听到了几个人的谈话。
    “好像是他们的家人给他们发信息,让他们赶紧现在离开,应该是要准备进攻了。”
    说完,立刻打开了SSG3000的双脚架,架好位置调整起了刚刚拿到了这把枪。
    屋顶对角处的布恩观察了一遍外面那黑漆漆的,飘着一片破烂塑料的僵尸区,低声道:“现在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我们这里成了靶子,这个城市的人估计都想拿我们的命吧。莱昂,我和你需要形成一个狙击点,你在这里,我去和坦托去B楼那边,那些暴徒是绝对不会放过外面那些石柱当掩体的,我牵扯正面,到时候就看你了。”
    徐宁透过高倍镜看了眼不远处的那些或立或倒的石柱,观察着那里的地形。虽然看不到有什么人活动,但他觉得布恩说的没错,只要不是白痴,在这个除了这里有掩体的地方外,肯定不会在草地上平地干拉的。这时候,他在侧面的这边,就可以给其他人提供火力支援了。
    “你还得校枪,我教过你的,自己动脑。”说完这段话后,布恩带着坦托就跑下了这边,过去B楼那边的屋顶了。
    而交换他们的则是杰克和大使馆那边的一个光头黑人,杰克一上面就说了句,“莱昂,一会看我的红外线,我帮你标记校枪。”
    “thanks。”
    徐宁也不客气,看着那条红外线的标点,瞄准后就是一枪,开枪之后也没有急于查看结果。而是感受了下这把枪的后坐力,调了下重心,拉开枪栓把子弹重新上膛,最后才从瞄准镜里去找弹着点。
    “弹着在草地上了,误差不知道,别紧张,慢慢来。”
    杰克一直拿夜视望远镜帮徐宁观察着,徐宁也不多话,瞄准目标又来了一枪。
    “六点钟方向,误差有点大。”
    “别紧张,这种小规模低强度的作战中,敌人不会调来重炮轰你,也没有飞机给你扔炸弹。而且我们是高打底,有非常好的防守地势,所以你只要把敌人干掉你就安全了,放松点,紧张是杀不了人的,莱昂。”
    在那边同样关注着这里的布恩,这时候也是指导了一句。
    徐宁把布恩的话牢牢记在了心里,这几个星期下来布恩也是教过他狙击手的些常识,加上徐宁也是对这个一击必杀的职业非常喜欢。所以也把这些知识点都记在了心里,一直瞄准着标记点的枪口这时候也是稍微动了一下,又是一声枪响。
    枪响过后,杰克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nice,满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重生之从签到开始  一品女修升仙录  从港综世界开始崛起  江湖从蜀山开始  夏已晚  旺夫小福妻  总裁改行当侦探  我的战场世界  敲棺